广州市白云区石门街雅岗

工业九社西歧路自编八号二楼

020-36052118

392530980@qq.com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周末及节假日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开颅手术中,患者被叫醒做了道数学题!这波操作背后的医生太牛了。。。

2018-11-12 69


开颅手术中,患者被叫醒做题






正被开颅手术呢,被叫醒做了道数学题,还得认生字,啥情况?










原来这是“术中唤醒”,也是哈医大一院首次通过“唤醒麻醉”让患者在术中清醒片刻,配合医生精准切除脑瘤,以免碰到功能区,影响语言和行动能力。






脑膜瘤压在功能区 影响语言功能和行动






据新晚报报道,59岁的吴女士来到哈医大一院群力院区就诊时,说话不利索,半侧身体不能动,因为她脑中有一个脑膜瘤正好压在了功能区,影响了语言功能和行动。检查发现,由于吴女士此前放疗导致肿瘤和脑组织广泛粘连,想精准切掉肿瘤不碰功能区非常困难。






经过仔细研究讨论后,神经外科主任杨孔宾决定“术中唤醒”患者,让患者来配合他辨别功能区位置,切除肿瘤的同时尽可能保护正常脑功能区。






患者手术中被唤醒 做题、认字、做动作






为避免患者在术中被唤醒时产生恐惧心理,术前,杨主任和麻醉科的王华民副主任,多次来到病房和吴女士“彩排”。










经过充分的术前准备,手术正式开始。吴女士在全麻后开始“沉睡”,杨主任通过头部一个5厘米的小切口,根据术前定位确定了肿瘤的位置。






手术进行到关键的时候,王华民副主任马上把相关的麻醉药停掉。仅用了五分钟的时间,吴女士就缓缓睁开眼睛。






“这个图片是什么?这个字怎么念?”






医生连忙拿出准备好的几张图画卡片,问吴女士,“苹果”、“梨”、“5+3=8”,清醒后的吴女士全部对答如流。






“动动你的手指”,“再动动你的脚趾”,接到王华民的一系列指令后,吴女士多次配合医生完成了动作。






就在与患者聊天的过程中,杨主任和其他两位医生争分夺秒,在显微镜下,仅用时十多分钟就精准切除了肿瘤。






手术顺利完成 患者:唤醒后,没有疼痛感






术后,杨主任告诉新晚报记者,“患者醒来后,我们刺激患者肿瘤附近的功能区。如果有反应,就说明这块是有用的,要保留。如果没有反应,就可以切除,这样肿瘤完整清除,最大限度保留了患者的功能区。”






肿瘤切除完成后,吴女士再次被麻醉,重新进入了熟睡状态,整个手术历时1小时40分钟顺利结束。吴女士告诉记者,术中被医生唤醒后,她没有感到害怕,而且也没有疼痛感。目前吴女士恢复良好,不日即将出院。






杨孔宾主任介绍,术中唤醒对麻醉师要求特别高。让患者在沉睡和清醒中来回切换,并且在醒来的时候感觉不到疼痛,需要麻醉师对镇静、镇定药物精准地控制。未来,这种唤醒方式可以被广泛应用于神经外科和脊髓外科手术。






还有患者在手术中唱张韶涵的《遗失的美好》






据都市快报报道,浙江省人民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楼林团队实施了一例术中唤醒手术,术中患者应“邀”醒来唱歌朗诵诗使手术顺利进行,不仅完整切除了颅内的肿瘤,且很好保护了其语言功能。






患者小陆今年25岁,从事着设计师的工作,平时很是喜欢朗诵以及唱歌等语言艺术。原来在小陆大脑的“语言中枢”的位置长了个近3公分的肿瘤。鉴于小陆想要保留歌唱以及朗诵诗歌的特殊“要求”,专家与小陆相约:开颅后,来一次特殊的“诗歌表演”。






在完善术前必要的检查评估后,10多天前,手术按计划进行。楼林团队打开小陆颅脑2个多小时,暴露肿瘤后,通过降低麻醉将小陆慢慢唤醒,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视频 王恒婷






医生:已在手术中,感觉还好吗?






小陆:好的。






医生:现在听我的口令做,可以吗?






小陆:可以。






医生:现在可以歌唱了。






小陆唱:海的思念绵延不绝,终于和天在地平线交会……










手术中唱歌的小陆






楼林说:“当时我们根据小陆的反应,快速判断出切除的部位是否影响到功能区。患者歌唱时突然出现卡顿等变化,就说明这个点是功能区,需要避开,就这样,患者一边唱歌,我们抓紧做手术。在保持他意识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把紧贴功能区的肿瘤精准完整地切除。”






“一开始麻醉,没有任何感觉,被唤醒之后可以听到医生们在说话,知道手术在进行中,但没有太多感觉。”小陆回忆说。






麻醉师缺口大!术中唤醒对其要求特别高






患者醒着做手术,难道不觉得痛吗?






“这一手术,不仅对手术医生要求很高,麻醉师同样如此,对麻醉药量、浓度及时间掌握得恰到好处。”






楼林解释,麻醉药是个大的概念,里面包括镇静药、镇痛药,还有的药物兼有镇静、镇痛功效。在患者醒着的时候,只是少用了镇静药,而镇痛药依然持续在给,所以患者是感觉不到痛的,能够按照事前计划与医生进行交流。






据新蓝网-中国蓝新闻客户端报道,面对分娩或疾病时,击垮人的往往不是疾病本身,而是令人绝望的疼痛。麻醉的意义,就是减轻人们的痛苦。






浙江省医学会麻醉学分会副主任委员、浙医二院麻醉手术部主任严敏教授介绍说,目前无痛诊疗技术已经渗透到临床诊疗的各个角落。






随着无痛技术的推广、手术量的增加以及患者对疼痛管理要求的提高,对麻醉科医师的数量和质量也提出了更高要求。






麻醉师缺口大 培养周期长






“我们至少还缺一半以上,再开展无痛诊疗的手术室的话,这个缺口还要大。”严敏说。






我国麻醉医师虽然总数居世界第一位,但由于人口基数大,每万人口麻醉医师数量不高,医疗服务需求的增长变化对麻醉医疗服务带来新的要求和挑战。






据了解,培养一个熟练麻醉师要13年左右。






“白+黑”、“5+2” 工作压力大 强度高






据半岛都市报报道,在全国范围看,麻醉医生过劳都是普遍现象。






青岛市妇儿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任悦义清楚记得,去年4月份前后,除了每天两三台小儿心脏类手术外,他还要帮助耳鼻喉科做异物取出术。






当时正值儿童异物吸入的高发期,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参与了60多台心脏手术和上百台耳鼻喉异物取出手术。有时候晚上凌晨下班,第二天一早7点还要准时到达医院,长时间疲劳和紧张,让年富力强的他心脏出现了心悸、心慌等反应。“一刻未停,第一台好不容易送出去,马上第二台接上,现在连个饭都吃不上,一个人干这小儿先心心外麻醉,估计全国独一份。”任悦义在微博博文中记录。










手术前,任悦义(右)给孩子做麻醉。来源:半岛都市报






除了巨大的工作量,比起其他科室医生可以在不同环境中转换,得到精神上短暂的放松外,麻醉医生工作的环境是“闷罐子”式的手术室,而且一待就是一整天,环境封闭加上手术全程精神高度紧张,细心操作,麻醉医生在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目前,全国共有麻醉医师7.6万人






据健康时报报道,今年,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印发加强和完善麻醉医疗服务意见的通知》指出,截至2016年底,全国有55所高校招收麻醉学专业本科医学生。










目前,全国共有麻醉医师7.6万人,近5年增长20%,35岁以下青年医师约占麻醉医师的一半。






力争到2020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9万






《意见》指出,未来将坚持以问题和需求为导向,加强麻醉医师培养和队伍建设,优化麻醉专业技术人员结构,扩大麻醉医疗服务领域,完善麻醉医疗服务相关政策,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确保麻醉医疗服务质量和安全。






力争到2020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9万,每万人口麻醉医师数提高到0.65人;到2030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14万,每万人口麻醉医师数接近1人;到2035年,麻醉医师数量增加到16万,每万人口麻醉医师数达到1人以上并保持稳定。






麻醉医师与手术科室医师配比更加合理,岗位职责更加明确,麻醉与镇痛服务领域不断拓展,让人民群众享有更高质量、更加舒适的医疗服务。